茄子视频app破解版无限次

在书上读过“哈马维的蓝色梦境”,维克多很清楚这个术法的局限与威胁,事关弒王团机密,他不想让其他人浏览奥克斯的记忆,所以决定主动参与。

擦掉嘴角残存的药液,狩魔猎人走到敛尸平台旁边,“戴斯摩,我准备好了,希望你的操作足够稳定。”

“好极了,让我们开始吧!蓝色梦境是很有用的法术,虽然只能看到杀手死前不久的记忆。进到梦境后,务必记清楚每个细节,地名、人名…所有事情。”法师戴斯摩谆谆嘱咐。

凝视奥克斯冻结的笑脸,维克多语气平静,“放心我会的,我会记住一切,以我奶奶的名誉保证。”

虽然觉得他语气微妙,不过戴斯摩没有多想,举起法杖挥舞,配合手势咏唱咒语。

施法伊始,尽管狩魔猎人不明白法师咏唱的咒语,也看不懂奥妙的手势,但凭借强悍至极的魔法感,他直接感受魔力流动的轨迹。

相应对照,他发现这个法术的运作方式,与“亚克西”有些许相似,倘若融合进法印中,或许能形成类似幻术操纵的效果。

然后接下来瞬间,他就像阅读梦境水晶,或者跳进水里那样,整个人噗通一声,沉浸其中。

……

梦境画面采用第一人称视角──。

眼前是一片迷雾……。

拨开迷雾是“似曾相识”的山谷……无视维克多暂停观察的想法,眼前的画面持续播放。

可爱mm_唯美英伦风格时尚写真

只见窄道壁立千仞,环境以黑曜岩为主,路旁有少量植被覆盖。当走过木制祭台的交叉口,维克多猛于辨识出这里是弗坚东部的采石场峡谷,不久前他才在附近帮助过一对巨魔夫妇破镜重圆。

身穿皮甲,包巾与头带组合,瑟瑞特看起来有几分像是忍者,“真是的,我差点在雾中迷路。”

“往好处想,不会有人发现我们在这里。”同样穿着皮甲,奥克斯直接用兜帽盖住头发。

瑟瑞特冷笑,“想找到这个地方,除非亨赛特无视迷雾攻击弗坚,但我们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哈哈哈!顺利的话,亨赛特很快就再也不能去攻击别人。”

谈话间走到一处洞穴前,被黑曜岩的石门封锁? 上面有精灵撰刻的花鸟纹路。

瑟瑞特取出钥匙开门? 转身把备用的扔过来? “奥克斯? 你总是如此乐观? 希望哪天你死的时候还能这么开心。等等…这边放慢脚步? 现在开始这段跟着我的路线走。”

接住钥匙后收起? 视线看往地面? 身为“堂堂正正”的猎魔士,资深老饕.凯尔莫罕捕猎者.维克多瞬间判断出七、八处充满危险的隆起。

走在黑暗的洞穴中? 奥克斯马蚤话不断? “…噢!瑟瑞特,我好爱这些陷阱? 捕熊的陷阱是我的爱? 踩到的瞬间菊花开……”

“我也是,所以你小心点走。说正经的,亨赛特的行动模式对我们很有帮助。”

奥克斯语气轻佻,实际却小心谨慎的跟随瑟瑞特? “什么行动模式?我不懂你的意思?”

“是维克多发明的术语,用来解释人的行为习惯。如你所见的? 亨赛特喜欢扮演士兵,他到处乱跑,他鲁莽大胆。”

“原来是这个意思,确实这样是方便我们下手。如果亨赛特没有御驾亲征到前线,我们很难进到皇宫,把他像德马维一样暗杀掉。”

瑟瑞特打个剧烈的喷嚏,“该死……总算要行动了,我们像蝙蝠一样在这洞穴里窝了好久。”

“比起被国王的佣兵杀死,我还宁愿当只蝙蝠。”

“你在说什么丧气话,奥克斯?你害怕了吗?”

“害怕与谨慎是亲密的表兄弟!我听说戴斯摩随时跟在亨赛特身边,前天还有个狩魔猎人进驻他们营区,你也知道他是谁,我们的老朋友白狼!”

瑟瑞特朝路旁吐口口水,“我知道,该死。别让他吓到你了。记住他孤身一人,而我们这边有三个。”

“比起杰洛特,我更担心特莉丝.梅利葛德”

瑟瑞特语气阴沉,“我同意,雷索应该杀死她。如果她背叛要我们去刺杀德马维的席儿,事情很可能会失去控制。”

奥克斯声音欢快,“别这么极端,特莉丝跟白狼很亲近,或许跟维克多也有一腿,不到万不得已,咱们可不能对她动手哒呗。”

“混蛋,你少学矮人讲话!”

终结对话,瑟瑞特当先推开致密的岩门,里面赫然是个广阔的大厅,魁梧的弒王者雷索,像午睡的巨熊坐在营火堆前。

……

蝮蛇学派的三人齐聚,雷索花岗岩般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“…总算到了,情况怎么样?”

包巾与头带组成忍者风格,瑟瑞特耸耸肩膀,“巡逻望楼应有尽有,科德温人严密守护着营区,就像保护公主的贞操一样。”

“还有什么新发现吗?”雷索的蛇眼不为所动,面无表情的看向另一个伙伴。

兜帽遮住大半边脸,刺客风格的奥克斯舔舔嘴唇,“白狼跟弗农.罗契一起抵达科德温营区。看起来他现在正为亨赛特效力。”

雷索目光闪动,“我宁愿亨赛特雇用其他人。”

“只要他一直保持失忆,我们应该就不会有事。”奥克斯拿起火堆旁的肉串撕咬。

面色沉郁,古勒塔的雷索将几块木柴丢进营火,“正好相反,就是这样才危险。我们一定要小心,尤其我们现在已经和伊欧菲斯那一伙翻脸。”

瑟瑞特打开酒囊灌了一口,“雷索,还有件事想征求你的意见,席儿.坦沙维耶。她的工作已经完成,我们似乎再也不需要她?”

“瑟瑞特说得对,我们的女术士很辛苦啊!需不需要解决掉她?”

“不,杀她不是最优先的选择,”雷索一锤定音,“现在最重要的任务,是要除掉亨赛特。你们马上出发吧!”

奥克斯低头默认:“明白,你懂得比较多。”

“那你呢?你不跟我们一起吗?”瑟瑞特疑惑反问。

雷索的眼神坚定,“我必须先前往洛穆涅,所有事情都会在那里定夺。若你小心行事,我们很快就会在那里重聚。”

奥克斯举起酒囊,“再一起喝杯酒开怀大笑?”

“希望如此。”雷索与瑟瑞特都举囊相敬。

……

接着画面再度被浓雾遮掩,直到重新清澈时,雷索已经消失,奥克斯正和瑟瑞特走在崎岖山路,前往科德温的营地。

刺客模样的奥克斯,“嘿!我知道术士们计画重建‘法师评议会’,重塑他们失去的权威。为此北方所有权贵贤达都会聚集到那边。但,为什么是洛穆涅?那地方有什么特别的?”

忍者风格的瑟瑞特,“你应该要多看些书,连安古兰都知道,一千多年前,术士乔弗利·蒙克将最初的种子──具有魔法天份的人类小孩们,交给洛穆涅的精灵贤者训练。正式开启人类的魔法时代。”

“哈哈!原来如此,很棒的象征意义。想象一下,那么多国王与术士们齐聚一堂──”

“──嘘…我们到了。”

正如瑟瑞特所说,谈话间他们已经来到科德温的营地。肉眼可见望楼、瓮城、栅栏与拒马,高耸的寨墙重门迭户。

瑟瑞特悄声隐遁,“我去搞定栅栏,等会在高地栋门前会合。”

锁定奥克斯的视角,维克多的视线跟随猎魔士蛇行狸翻,借助帐棚掩护身影,迅速向高地推进。

地跨温带与寒带交界,科德温的伐木业闻名遐迩。营地随地可见大型木盾,与枪杆坚实的高质量长枪。

奥克斯潜行的过程中,“哈马维的蓝色梦境”提供给维克多的,可不仅只提供视觉与触觉,也有嗅觉与听觉,堪称高强度的虚拟实境。

光头的科德温士兵:“罗宾,我听说你私藏一笔劫掠的税金在营地附近的洞穴……”

戴皮帽的科德温士兵:“安静!亚森,你想让别人听到吗?到底是谁跟你说的,该死,如果你乖乖闭上嘴,你会分到你那份的。”

光头的科德温士兵举起右手,“我保证我会守口如瓶。”

戴皮帽的科德温士兵随口咒骂,“*!你这狗*养的混蛋,这回算你运气好。”

旗杆顶上独角兽旗帜猎猎,一只乌鸦飞来停驻,张口嘎嘎告死。

潜行绕过几重巡逻,终于避无可避时,奥克斯从背后暗杀掉一名科德温士兵,他独特的披风和海狸帽,隶属于褐旗营──几年前战场的幸存者。

小小的遭遇战发生在绘有独角兽的栋门前,二对六的突然袭击,狩魔猎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砍杀掉卫兵。

“全摆平了!你怎么了?”结果最后一人,瑟瑞特走向奥克斯,发现总是笑嘻嘻的猎魔士,正眼神警惕的扫视周围。

“我刚刚好像看到席儿。”奥克斯稍微调整兜帽位置。

四下张望,漆黑的夜晚复归平静。

瑟瑞特摇摇头,“或许只是错觉。我们没时间浪费,走!”

接着奥克斯与瑟瑞特兵分两路,当瑟瑞特先从另侧冲进王帐后不久,奥克斯也随之冲进营账。

然后……戴斯摩蓄势待发的魔法,在奥克斯冲进去打倒一名护卫后,正面直击──

──死前最后的目光,穿过破开的帐篷,奥克斯看到维克多的背影!

……

梦境画面彻底结束──。

恍惚睁眼苏醒。

盯着维克多的九勾玉瞳孔,戴斯摩兴奋的摩拳擦掌,“嘿嘿你终于醒啦!我等不及要听所有发生的事。快跟我说说你发现什么?”

目光逐渐聚焦,平复完心情的猎魔士,缓缓开口,“弒王者……他们躲在山谷里。”

中年法师挑挑眉毛,“其他人有可能已经逃走,但仍然是个有用的线索。你还记得别的事吗?”

根据洞穴中的对话,曾经的推论成真,果然席儿有指使并参与弒王,那枚冰封游船的史诗“北风”肯定是她经手灌魔。

没有为女术士隐瞒的必要,维克多深吸口气,“刺客们说席儿.坦沙维耶,是德马维谋杀案的共犯!”

听到这个消息,戴斯摩眼神发亮,“席儿!?她竟然弒王者的共犯?那就很合理了,你昏迷不醒的时候她来过这里,说要去追踪第二个刺客。”

听到这桩事维克多心脏骤然收缩,追踪还是灭口,这是个问题!

猎魔士霍然起身,“没有时间浪费,我必须出发去追赶她们!”

“祝你好运,维克多,我也要立刻把这件事情报告给国王,科德温感谢你的帮助!”

戴斯摩说完匆匆带着手下离开。

眼看帐篷里复归空无一人,维克多从奥克斯怀里摸出黑曜石钥匙,对尸体淋上燃油,施放“伊格尼!”

点燃后再不回头,拿出黄褐色猫头鹰与狼人煎药喝下,这两种药剂能够激发充沛活力,让他用最快速度赶往迷雾山谷。

……

抵达采石场附近的山谷,依循梦境里走过的路线,在立有木质祭台的交叉路口右转,走到底再用黑曜石钥匙打开岩门。

踩着熟络轻快的步伐,沿途避开捕熊陷阱,维克多左手银剑右手钢剑肆恣挥舞。

他正处于一种很微妙的状态,通过闪电反射的天赋,适应新的身体记忆。

刚刚在“哈马维的蓝色梦境”中,体验蛇派猎魔士奥克斯生命中最后一次潜行与战斗。苏醒过来后,他惊觉自己的身体“拷贝”了奥克斯的匿踪技巧与双手剑术。

没错!就是拷贝!跟原版几乎没有区别的拷贝。

这个发现深深震撼维克多,“轮回眼”原来不只是个摆设,只是发动的条件非常苛刻,无怪乎在浮港时脑子一热竟然能用“皮鲁埃特剑舞”。

而在拷贝奥克斯的技能后,原本只擅长使用手半剑的维克多,眼下可以自如的左右双持,用比较中二的说法,他现在可以自称为“拷贝猎魔士”!

数年汗水累积与生死关头的磨练,维克多都不敢自称手半剑的高手。今天却忽然学会双持,并且在闪电反应支援下,瞬间直达专家领域。这种开挂变强的感觉,是他从来没有过的神奇体验……。

……

晕呼呼的状态,直到进入梦境中蛇派最后相聚的地方,见到营火旁的尸体,维克多才悚然清醒。

……瑟瑞特也死了,那个用冷漠隐藏热情的混蛋,肋骨穿刺血肉模糊的躺着,至死都冷着一张脸。

从与柯里昂和解后,维克多杀过很多很多人,他的底线只有尽量杀坏人,猎魔士觉得自己应该算是看淡生死的。

况且弑王者这条坎坷路,是蛇派众人自己选的,维克多本来以为不管怎样都能接受,更不会伤心。

但是盯着死去的瑟瑞特,脑海闪过奥克斯的微笑……他忽然真正理解到,在维吉玛下水道帮助自己的朋有,那两个一起在湖边发酒疯、一起去坟墓炸食尸鬼、一起被刁民排斥得狩魔猎人,永远不会再睁开眼睛。

“……。”

维克多轻轻按压尸体,照僵硬程度判断,死亡时间在六小时内,而且头部保持完整,应该没有问题。

跪在瑟瑞特尸体旁边,九勾玉轮回眼血红幽深,他喃喃自语,“原谅我瑟瑞特,但我要确定是谁杀了你!我保证,不管是谁干的,我会找到他,我会杀死他……”

心意已决!

不可思议的炼金术士维克多.柯里昂,敞开自身聆听“死亡之声”的天赋,结合“哈马维蓝色梦境”的魔力流动。

右掌前伸,屈起无名指瞄准尸体。

轮回开眼血光流转,他恨声叱咤!

“亚克西.通灵之术!”

xiazaitxt